全国同胞和中共急需面对的决定全中国命运和中共存亡的大事

chfucao 2019-07-28 19:38:05
全国同胞和中共急需面对的决定全中国命运和中共存亡的大事:
       全国上下众所周知,大陆已到非真正政治体制改革而不可的时候了,回避是自欺欺人,改变不了民意世潮下的必然结局。综合各政体和各国现实,多数国家改革选择了西方民主政体,但其固有的越来越明显的缺陷已成为有人攻击拒绝或怀疑的理由。这也是近年来西方国家出现了宽容那必将消亡的专制政府的左翼当选,不少选民常失去信心而心态扭曲的原因。不仅如此,西方现民主制的缺陷还有:  不易产生最佳决策而多是折衷方案使施政不理想选民失去信心;对立政党轮流执政决策翻来覆去劳民伤财前后混乱选民也易失去信心; 不是几个人而是几党几大群体竟争最高权力,强对抗易使社会撕裂更易使选民失望;甚至在国会也有相互谩骂斗殴,另外还有竞选的资金和口才偏重,不利于博才寡言的理论家和不利于无财团资助的竞选人等弊病。西方百年民主制也势必改革,乘大陆面临大变革之机可探讨新路从而变革出奇迹。
       中国定有大变革这是绝大多数世人的明智共识,且希望和平过渡避免付出巨大社会成本和沉重代价。旨在也包括左翼的更多国人欢迎和接受的,  不完全西化中西结合的,有利两岸和平统一的,最佳选择必是相聚在中共也一惯崇敬的孙中山的旗帜下,这就是早年有人提出的完善健全和发展孙中山的五权分立体制。这一使命由中共真改革派完成所付代价则最小,急需引起他们的高度关注并劝其为国为民勇于担当。 而倒退极左则是自取灭亡,必是遗臭万年的大罪人,选错道路就错失良机,天堂与地狱只一念一步之差!
       将孙中山先生较浓厚的西式政党政治改革为,中共常标榜的“民族主义传统”的更具真正中国特色的,即不完全政党政治,引入中国史来无政党执政传统。所有政党社团参政议政,避免执政党自身权益高于一切的政党政治弊病。 无执政党和在野党之分,也就无执政党下台被他党取代的风险艰难和恶运,这是中共唯一可选择的能主动地完成体面而又圆满的过渡,  是和平救生或重组求生的唯一有利有效的办法,而且在这转型过程中中共仍是人数第一大党。若如此,可以说历史进程偏偏給中共以任何政党社团都不易有的改革出新型政体的优先机会。
       可供这一过渡成新型政体的方案概述为,改革西式三权分立和孙中山的五权分立发展为新型三府合治: 即有行政府;和立法决定权的议政府;以及包括有全民免费教育(比如公立中小学和经中考2/3进职高1/3进普高及高考进大学都免费)医疗救助社保等生存权(中共强调的)、国土资源文物私产专利等资产权、奖罚德院科学院智库考试院等考试权、标准规范检查院法院等司法权、媒体网络诚信监察院等监察权等等,组成松散结合的理政府。行政府最高长官先经考试取前2名,施政演说后自主两组共4名均是前10名中的竞选伙伴再民选出,考后剩余排名前列的竞选地方行政长官。当选后脱离原政党社团,行政不带政党偏见,按需灵活择取各方各党争辩而出的非仅一党一方的全部最优决策,不会因执政党的变更而翻来复去折腾;一切政党社团或个人可在议政府角逐议员或议长,由民选出不需考试。永不会被动推翻或消亡的而只要回归一度曾放弃暴力革命和阶级斗争等教条的现共产党,放弃违宪台独的民进党及国民党等,  都可在两岸三地发展并进入议政府;理政府的考官检查官法官院士等全部官员一律经考试择优录取不必民选, 也不由行政长官任命仅对之负责; 理政府重在司法等也有西式参议院部分作用,但无参议院那种立法权限。立法提案三府均可提出和审核,最终由议政府审定立法。这民选与科举(学科考试推举)有分有合的三式选举既顺民意而又归范于学理,  也有利于博才寡言的理论家和灵话善辩的活动家及两者兼优人才都有发辉贡献的机会。
       党不执政如军不从政同样合理, 易天下太平避免社会撕裂或政变动乱,三府合治的不完全政党政治,该是真正理想而先进的中西结合的新型政体。让中国人也真正感受且超越美国人一直感受的,那种将过时的对政体的自信和骄傲!并为包括他们在内的世界树立榜样!!下步将全面收集各方意见,整理这一新政体的系统汇总案,在大陆大变革前公开,供同胞们和专家们全面广泛地讨论完善,得出最大共识的民意最优选择,以影响决定两岸三地全中国命运的最佳国体决策。
赤阜一稻草
2019.7.18

蝉知2.0